什么是薩提亞

廣告位廣告位廣告位點此查看詳情

薩提亞

  維吉尼亞·薩提亞(Virginia Satir,1916-1988,港臺多譯為:薩提爾)是舉世知名的心理治療師和家庭治療師,也是美國家庭治療(Family Therapy)發展史上最重要人物之一,她是第一代的家庭治療師,從五十年代起已居于領導地位,向來被視為家庭治療的先驅(Goldenberg, 1985),甚至被譽為“家庭治療的哥倫布”(McLendon, 1999),意思是指家庭治療是由她始創的,可見她在這方面的重大貢獻,更因為她的建樹良多,她的兩所母校威斯康辛大學和芝加哥大學,曾分別頒授榮譽博士學位及“對人類杰出的貢獻”金質獎章給她。

  人物生平

  薩提亞起初從事教育工作,20歲時已是一位小學校長,后來她在芝加哥大學修讀社會工作,取得碩士學位。畢業后成為精神科社會工作員,她最初所受的訓練深受當時流行的心理分析學派影響,但她在工作中逐漸發現這種方法的局限性甚大,例如一些已康復的精神病人,在回到原來的家庭后短期內又舊病復發,于是她決心另尋新的治療方法。

  1951年,她開始私人執業,并且摒棄了傳統個別治療的方法,轉而嘗試家庭治療,發現效果十分理想。四年后,她加入伊利諾州精神病學院(Illinois State Psychiatric Institute),教授“家庭動力學”(Family Dynamics)。

  1959年,薩提亞聯合丹·杰克森(Don Jackson)、儒勒·里斯金(Jules Riskin)等人,在加州創立“心智研究學院”(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簡稱MRI),推動有關家庭治療的研究和訓練,并且在MRI舉辦了歷史上第一個家庭治療訓練課程(Goldenberg, 1985),她在1964年出版重要著作“聯合家族治療”(Conjoint Family Therapy),這本書被譽為家庭治療的“圣經”,已有22種文字的翻譯。薩提亞后來加入了伊沙蘭學院(Esalen Institute),研究人文心理學(Humanistic Psychology),這方面的研究使她進一步了解“個人內在自我”(inner self)與“家庭關系”(family relationship)之間的互動作用,并使她所創立的治療法更充實和完善,最終自成一家。

  薩提亞的第一本書《聯合家族治療》(Conjoint Family Therapy)是在1964年出版的,此時,她在家族治療方面的理念和方法始受到許多專業人士重視,而這本書至今仍是美國各大相關科系的教科書。接著,歐洲各國也接受她的理論。薩提亞的身影自此便經年在世界各國出現,演講、教學、舉行研討會。每到一處,便為該地留下無盡的熱力、希望與愛。在20世紀70年代,精神醫學會發表了一篇全美家族專題報告,列出二十一位最具影響力的治療師,薩提亞是名單中唯一的女性,且高居首位。

  薩提亞之所以受到同行的尊崇,實因她有一套異于傳統療法又相當完整的理論,更有她深具個人魅力的實務運作方法。從她擔任美國人本心理學會會長一職,可以知道她是個極端的人本主義者,凡事皆以人為本位,以人為關懷。她認為真正的人本主義著重的是“你和我”,而不是“你或我”,關心的是“我們”,而不是“我”,否則便淪為自私自利了。每個人都是獨特的,絕不可以復制的,原本就應以自己的方式去活。薩提亞所做的,只是提醒人們要尊重生命,相信生命是可以改變的,希望每個人都能以更好的方式生存于世上。

  國內出版的她的著作有《薩提亞治療實錄》、《薩提亞家庭治療模式》、《新家庭如何塑造人》等。

  以她名字為命名的“薩提亞療法”

  薩提亞是最早提出在人際關系及治療關系中,“人人平等,人皆有價值”的想法的人,她所建立的一套心理治療方法,最大特點是著重提高個人的自尊、改善溝通及幫助人活得更“人性化”(Become more fully human),而非只求消除“癥狀”(Symptoms),治療的最終目標是個人達致“身心整合,內外一致”(Congruece)。由于她的治療法有很多地方與傳統治療方式回異,故被稱為“薩提亞治療模式”(The Satir Model, Banmen 1976, Satir 1991)。

  薩提亞模式(The Satir Model)在諸多家庭治療理論中,一直是難以歸類的派別,有的教科書將之列為溝通學派,有的將之納入人本學派,究其原因,在于薩提亞模式不強調病態,而將心理治療擴大為成長取向的學習歷程,只要是關心自我成長與潛能開發的人,都可在這個模式的學習過程中有所收獲。

  因這種以人為本位、以人為關懷的信念,她在進行家族治療的過程中,發展出許多特別的活動,例如家庭雕塑、影響輪、團體測溫,以及用一條白色繩索展現出家庭關系圖,顯示個人與家庭之間的心理臍帶關系。這些活動均靈活地融合了行為改變、心理劇、當事人中心……等各派心理治療技巧,這也表示薩提亞并不抱持強烈的本位色彩,她尊重并實際運用不同取向的治療方法,兼容并蓄。

  薩提亞模式的起源

  1951年,薩提亞第一次嘗試運用后來被稱之為“薩提亞模式”的方法為一個家庭作治療。一開始,她處理一個被診斷精神分裂癥的少女,在進行6個月后,情況發展良好。可是之后她卻接到女孩的母親的電話,說薩提亞離間她們母女的感情。

  薩提亞以其敏銳的洞察力覺察到母親不滿的言語背后的懇求意味。她要求這位母親與女兒一起與她見面。當母親和女兒一起來見薩提亞時,薩提亞發現她之前與女孩建立的良好關系竟然消失了,女孩又回到六個月前的狀態。

  薩提亞繼續為這兩母女進行治療。母親、女孩、薩提亞之間慢慢建立起一個新的、良好的關系。這時薩提亞邀請家庭中的父親/先生一起參與。結果,當他成為面談中的一員時,本來建立起來的治療關系又掉回原來的狀態。

  薩提亞在這個時候了解到她可能已經接近了某個關鍵的問題。而正是這個問題,后來成為她創立全新治療模式的契機。

  她詢問這個家庭是否還有其他成員。當僅余的這位被稱之為“天之驕子”的兒子/兄弟來到治療面談中,并展現他在這家庭里舉足輕重的地位時,薩提亞更清晰地看到女孩在家里被“力量架空”的角色,以及她在家庭里力求生存的痛苦掙扎。

  這些經歷以及之后的經驗,讓薩提亞發現,治療并不僅限于“那認定的病人”,也需要整個家庭系統的介入。也即,她可以借改善家庭成員彼此間的關系,來帶動整個家庭的改變——當然,也自然而然地改變了家庭中每一個個別的成員。

  這也讓她開始強而有力地使用“雕塑”的技巧,她讓案主以不同的身體姿態來代表、呈現溝通的信息。這些身體姿勢可以透露出、并使案主覺察到那些他沒意識到的信息,并從而有所改變。

  例如,薩提亞就讓那位“天之驕子”站在椅子上,他的父母朝他擺出崇拜的姿勢,且不留一絲余地給女兒。借著讓家庭成員演出這一場景,薩提亞使他們認識到他們經常加以否認的感受。這個體認也促使他們去改變彼此之間的關系。

  薩提亞從這次經驗出發,發展出以系統取向來幫助家庭的家庭治療,對治療界產生巨大的影響。

  薩提亞家庭重塑的前提

  家庭重塑的前提就是薩提亞所相信的人類基本事實:

  1. 人本來就有能力活出豐富、喜悅的生活。人所面臨的挑戰是如何實現這種能力。

  2. 人對事件的應對方式,是決定該事件有何結果的主要因素。

  3. 應對方式是人在最脆弱的時期(出生到五歲)學會的方法,人在這個階段最缺乏信息,無法判斷自己所學方法的效力和益處。由于這是最初的學習,而且是在非常脆弱的時期。所以幾乎都會銘印在心。

  4. 人有能力轉移、壓抑、潛抑、投射、否認或扭曲自己與生俱來的各種能力,以順應自己所感知的生存要求。

  5. 不論在任何年齡,大部分人都能學習新的思考方法和行為方式。

  6. 人會在生活中展現出自己的學習,把人的生命視為神圣的,家庭重塑就同時是靈性與知性的經驗,可以釋放能量,脫離過去的桎梏,走上發展之路,成為更完滿的人。

  帶領家庭重塑的人若相信并反映出生命的神圣性,能體認宇宙玩笑的本質,從內心和靈魂深處來帶領,同時符合邏輯就能得到最好的效果。如果除了用腦,也用心來進行,而不受限于僵化的規條;如果有探索的視野,而不是預設立場,就會遵循宇宙的法則,并能發現真正的人性。

請尊重我們的辛苦付出,未經允許,請不要轉載WP大學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