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者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交大人物 > 師者

時間:2019-11-06 來源: 作者:

【感動交大·候選人】錢仲侯、韓淑芳伉儷:交大伉儷無私奉獻,一生節儉設立百萬獎助學金

在一間不到70平米的小屋,屋里的家具還維持著70年前的老樣式,曾經這里有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微笑著說:“人不能沒有錢,但夠過普通人的生活就行了。多余的錢不外乎有三種花法:一是買大房子、高消費把錢花光;二是作為遺產留給子女;三是救助困難群體。留給子女最不明智,子女有出息,不用再往金字塔上添彩;子女沒出息,給他們錢,就如同水灑入沙灘。我還是把錢留給更需要的人!”

這位老人名叫韓淑芳,是我校交通運輸學院錢仲侯教授的愛人。2006年,在錢仲侯教授病故2周年之際,韓淑芳老人在北京交通大學設立了“錢仲侯獎助學金”,用于獎勵、資助成績優秀和刻苦奮進的家庭生活困難學生。至今為止,這個基金共獎勵資助學生達168人。

攜手一生的浪漫戀曲

他,叫錢仲侯,1926年生于江蘇省太倉縣,北京交通大學教授、我國知名的鐵路管理專家,曾任北方交大鐵路概論、鐵路運輸設備教研室主任,鐵路管理科學研究所所長。一生撰寫、主編、參編論著56本,主審過15本書,發表論文40篇。

她,叫韓淑芳,1927年生于江蘇省泰州市,曾任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會計圖書編輯室主任、編審。是我校第一個以教師名義出資建立的基金的創始人。他和她的相遇,是春天里最自然的浪漫。他們與交大的邂逅,牽動半生姻緣,一世情思。


用炙熱的愛心溫暖人間

做好事不難,難的是堅持把好事做下去?墒蔷褪沁@樣一件“難”事,這對“交大夫妻”一做就是幾十年。錢仲侯老先生的第一本書的稿費全部交了黨費。他當所長時每月49元的崗位津貼,從未拿回家,全都幫助了困難的同事。所里有個同事得了重病,他從家里拿錢,卻對同事說“這是所里給的”。上世紀八十年代,有個家在農村的研究生,家庭生活困難,每月錢仲侯教授都給他50元的生活費,直至他畢業。在他們家中,有一張沒有寄出的匯款單,金額寫著1000元,落款人是韓淑芳,收件人名叫孫東林,但是收件人地址卻是空的。他們的女婿裴豫明說:“這是岳母2010年春節期間在報紙上看到一則關于因車禍去世的包工頭無法給民工發工資的新聞后,特意讓我去郵局匯款填寫的!弊詈笠驗闊o法查到收件人的地址,這張匯款最終無法匯出。

兩位老人家中有一張發黃的老照片,一個瘦弱的小女孩沖著鏡頭甜甜地笑著。小女孩叫李麗英,是云南永德縣崇崗鄉團樹小學的一名瑤族學生,2004年到2007年,韓淑芳一直在資助她上學。汶川大地震期間韓淑芳老人還在單位捐款1000元(其中400元特殊黨費)。汶川大地震1周年時,她又寄去1000元愛心大紅包,幫助四川南江縣趕場鎮小學購買體育用品。西南五省干旱期間,除捐款300元外,她又給希望工程寄500元,用以解決一個孩子的生活費。2010年玉樹地震,她通過單位捐款1000元。交大居委會副主任李更新說:“只要有捐款活動,總是少不了她。老人家以前身體好時自己來,后來身體不好了,就讓女婿推著輪椅來!

2006年,經韓淑芳老人倡議,在北京交通大學建立起第一個以教師命名的基金:“錢仲侯獎助學金”。當時她和家屬親友及錢教授的研究生克服重重困難共籌集了60萬元,學校也撥款注入40萬元,共籌集了100萬元來啟動這項基金。隨后她和家人及錢教授的研究生每年向基金增補數千元或上萬元。她臨終前,又將辛苦積攢起來的18萬元積蓄再次注入了“錢仲侯獎助學金”,并囑咐家人將自己去世后單位發給的喪葬費全部捐贈給基金。在她病故后,其子女為繼承她的遺愿,最終將單位發放的喪葬費和撫恤金4萬余元全部捐獻到錢仲侯獎助學金。

韓淑芳老人在世時非常關注自己走后,傾注了自己晚年絕大部分精力建起的“錢仲侯獎助學金”要交給誰管理?她在這個問題上費了不少心思。一直以來,兩個女兒和女婿都是她的好幫手,但他們年紀也大了,精力也不夠。她便大膽設想,將獎助學金相關事務委托給錢仲侯的研究生,目前也在北京交通大學工作的一位老師負責!皩τ诶先说倪@一決定,我們都非常欽佩,這說明老人在做好事的問題上確實是沒有半點私心!崩先说呐雠嵩ッ髡f。

裴豫明回憶說:“岳父過世后,我和我愛人就搬過來照顧老人。原來我們曾想給老人請個保姆,但老人不同意。她說雇一個保姆,一個月至少要2000元,一年就要花2萬多元,還是捐給更需要的人吧。直到病情惡化前,老人仍每天都堅持自己做飯,不讓我們幫忙!痹谂嵩ッ鞯挠洃浝,岳母是個特別不愛麻煩別人的人!捌饺绽镒约耗茏龅氖陆^不讓別人幫忙,就連自己的后事都是在2011年年初身體還比較好時自己準備的,家人、朋友與她最后道別時衣袖上的孝箍都是老人親手做的。她怕麻煩單位的領導,甚至連自己追悼會的悼詞都起草好了,去世前還要求我們替她給黨組織交最后一次黨費10萬元!

辛勤耕耘換來碩果累累

韓淑芳老人曾說“人生像旅途,走一程,又走一程,人生又如四季,春、夏、秋、冬,從幼年、青少年、中年、老年,人生每走完一步就是新的一頁,留下新的腳印。中青年時期熱情奔放,拼命工作。有人認為人老了就該頤養天年,過著從容不迫、悠然自得的生活。但我認為人老了,思想不能老,要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好事、善事,多做點貢獻回報社會。我是一個老共產黨員更應如此。仲侯去世以后,我為他匯編出版文章、辦業績展覽都是為了教育后代,向他學習。這次成立錢仲侯獎助學金,讓他們安心學業,幫助他們完成大學夢。這不僅會改變他們個人的命運,也會改變他們家庭的面貌。這是利國利民的好事!

不曾高談闊論,不曾豪言壯語,二老卻依然是眾人心中的偉大身軀。譜寫贊歌萬曲,用一生的孜孜不倦,讓愛銘刻在心底,只若緘默細雨,滋潤萬物生靈,平凡而又非凡,每一個交大人都將銘記,每一個交大人都將傳承,這份起源于交大的愛必將扎根于交大。潤物恩澤,永遠鮮活,赤子丹心,百代流芳。

(基金會推薦)

分享到:
相關鏈接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人人为我试玩 合肥站街女图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卡五星麻将下载 番号网站推荐 极速11选5送彩金 排列七2020010什么时候开奖 知美广子之前拍摄的叫什么 河北20选5 新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石家庄麻将平台代理 贵州11选5开奖记 室内足球比分网 股权登记日后股票涨跌 3d杀码定胆3d独 全赢足球比分直播 今日陕西十一选五开